01 —— 新闻报道

读懂《码链-大变局中遇见未来》 码链一体四商模型的理论和实践逻辑

在百年未遇之大变局中,受中国出口导向政策的影响,欧美一些发达国家因底层产业功能和利益相关者的利益受损,产生了抵制全球化,尤其是抵制中国对其他国家出口的浪潮。在逆全球化的大背景下,中国必须从利用西方市场转向利用国内市场,构建新的经济发展格局。

为此,国家根据我国经济当前面对的国际发展环境、条件变化先后相继做出了构建基于国内大循环、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重大战略决策和部署。

构建新发展格局和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核心,是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其目的是立足内需,畅通循环,建设一个开放、竞争、公平、有序的全国统一大市场。确保把经济发展的主动权、控制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这也是建设经济强国的一般规律。

《码链-大变局中遇见未来》的作者徐蔚,在他编著的这本书第五章中表示,码链一体四商模型及其实践,是赋能内循环的优选数字化模型。

码链一体四商模型及其实践,凭什么能成为赋能内循环的优选模型?这就需要读懂码链一体四商模型的理论和实践逻辑。

基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论逻辑  

在创立这一模型的过程中,作者就“能否基于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构建数字经济学?新的理论能否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同发展数字经济结合起来?新的生产关系能否让碳基文明的科学技术更好地发挥第一生产力的作用,让数字经济为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以及为构建和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提供强大的物质支撑和技术保障”等渗入思考后,确立了“基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基础,来创立码链理论和架构码链体系。

徐蔚认为,在新科技革命和全球产业深刻变革的今天,人们对于新科技的事物的发展规律、前进方向普遍判断不清。在此背景下,建构数字经济的新理论和数字经济的新体系、新模型,需要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中的人类社会经济发展规律理论为指导,在实践中不断地丰富和完善信息化时代经济发展规律的新理论,用于指导21世纪数字经济的发展。

数字经济是指以使用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的有效使用作为效率提升和经济结构优化的重要推动力的一系列经济活动。进入数字经济时代,生产要素不再局限于劳动、资本、土地等要素,随着新一代互联网和信息技术的发展,数据作为一种强大的生产要素进入经济活动,必然对资源配置效率产生重大影响。数据已成为人类社会的基础性生产要素,数据资源的掌控也成为了国际博弈的重点。数据要素在生产过程中可以使劳动生产率提高、使用价值量增加,从而实现更多价值;也可以通过缩短生产时间和流通时间、降低生产成本和流通成本,加速再生产循环过程,从而在相同成本下创造和实现更多价值。如何在技术层面,确保数据可用不可见、可用可计量,做到最小够用、专事专用,消除数据所有方因为所有权让渡而导致事权转移的顾虑,保障各方权益;如何建设数据要素市场的运行机制,推进数据要素在市场运行中充分发挥作用;如何加强网络安全、数据及个人隐私的有效保护在制度层面为数字市场的培育提供保障至关重要。

生产力是人们进行生产活动的能力,是人们进行物质生产和精神生产的基本物质基础条件。构成生产力的基本要素是:以生产工具为主的劳动资料,引入生产过程的劳动对象,具有一定生产经验与劳动技能的劳动者。它是社会发展的内在动力基础。人类运用各类专业科学工程技术,制造和创造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产品,满足人类自身生存和生活的能力。生产力是判断一个国家经济社会发展阶段的重要指标,马克思说:“各种经济时代的区别,不在于生产什么,而在于怎样生产,用什么劳动资料生产。”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各族人民经过四十年的改革开放,生产力有了巨大提升和飞跃,“落后的社会生产”也已经成为过去式。

生产关系是人们在物质资料生产过程中所结成的社会关系。它是生产方式的社会形式。又称社会生产关系、经济关系。生产关系是人类社会存在和发展的基础。生产关系的概念是马克思、恩格斯提出的标志历史唯物主义形式的基本概念 。

经济基础是指由社会一定发展阶段的生产力所决定的生产关系的总和,是构成一定社会的基础;上层建筑是建立在经济基础之上的意识形态以及与其相适应的制度、组织和设施,在阶级社会主要指政治法律制度和设施。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关系:经济基础是上层建筑赖以存在的根源,是第一性的;上层建筑是经济基础在政治上和思想上的表现,是第二性的、派生的。

生产关系是人们在物质生产过程中形成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经济关系,支配和制约政治、社会、生态、文化等关系。在中国改革开放取得人民群众物质文化的需要已经基本得到满足的成果后;呈现出了多样化多层次多方面的需要,这种需要促使了我国生产关系已经由“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转向了“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变化。

徐蔚把马克思主义关于生产力、生产关系、经济基础的这些理论,与进入数字经济时代我国生产力、生产关系发生的变化相结合,基于他发明的“扫一扫”组合专利创立了的码链模型,构建了码链物格数字经济体系。并根据数字经济系统是开放经济系统和开放信息系统双重价值因素叠加驱动的,也就是开放经济系统中资源、生产、交换、分配、流通、消费环节与开放信息系统中的数据生成、数据处理,数据分析、数据交换、数据流通、数据消费的互联互通,按需建立起的一个互联互通的流量总线,以完成数字经济中的一次又一次循环,在完成交易和价值交换的过程中实现互融互利,并完成系统闭环的数字经济特征。创新构建了释放数据生产力,在数字时代通过释放新的人口红利,新的土地红利,激发全社会的活力,建立信息社会新生产关系的“码链一体四商”模型。 

在码链模型中,纵向的Y轴是数字人,即在基于不同主题 “产业码服务器”中,对数字人的行为包括“扫码链接、分享传播”的链条进行管理的集合;横轴是X轴,即数字人的行为发生地所在的物理方格即物格;斜轴是传播链条,即以人为本建立各种链接的集合。

因此,码链本质就是数字经济时代把数字人的行为,通过物格数字土地的智能合约进行管理的新范式。

从理论到实践的逻辑

在互联网经济在发展中,已经衍生出了平台垄断、不正当竞争、数据滥用、数据安全、金融风险、资本无序扩张等诸多问题。一些机构违规滥用数据、扰乱市场秩序、侵犯消费者权益,有的凭借电商、社交媒体、游戏等领域积累大量用户群体和渠道优势,把持流量入口,通过一些霸王条款过度采集数据,成为数据寡头,形成赢者通吃的数据垄断。有的互联网企业利用数据为筹码搞不正当竞争,攫取超额利益。有的互联网企业没有得到用户授权就肆意开展用户画像,进行数据“绑架”,采用“大数据杀熟”的手段过度营销和诱导消费。通过用户画像进行定制推送,侵犯消费者的知情权、选择权和隐私权。

此外,金融机构、电商和互联网公司开展业务活动时收集了大量的数据,包括授权的数据、非授权的数据、行为痕迹数据、关联衍生数据等等。但因为法律制度的缺失,数据确权缺乏法规依据,数据权属难以界定。权属不易分离。数据可复制、易留存,所有权、控制权因为共享使用而发生让渡,给数据所有方对外共享数据带来顾虑。以前说起数据共享都是“你把数据给我”,很少有人说“我把数据给你”。因为没有法律约定,数据用了多少次不知道,给谁用了也不知道。如何做好权属分离、在不让渡数据所有权前提下实现数据有序流转和融合应用是一个难题。由此带来了对数字经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巨大破坏。

为修复被互联网平台经济破坏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徐蔚重构了一种由“扫一扫”(点),价值链(线),产业码(面,包含一体四商的生产商、消费商、交易商、服务商),交易所(体),提物权(系)这一由点线面体系形成的数字经济新关系。

包含一体四商的产业码,是“点线面体系”中的“面”。产业码是在特定细分领域内,利用“码链云平台”技术功能发行的,多达3千个以上的特定产业“二维码”。产业码具有集信息检索、信息生成、信息传输、电商支付等多种技术于一体的云服务功能。消费者只须通过扫描生产商印在产品上的智能码,就可以全面了解商品的各种功能和属性,并可直接购买,无需下载和注册,还可以分享给朋友。

生产商可以省去中间代理环节,不再需要电商平台,通过“交易商”建立的“链接”体系,直接面向消费者。消费者通过扫码链接就可以买到生产商直接发货的货真价实的产品,少了中间环节的佣金,享受的是真正的出厂价。各个细分领域里的产业有了这个“码”,就可以直接进入“码链云服务”平台,完成多功能码的接入,成为“码链云服务”平台上的“数字人部落”成员,谁也垄断不了。

在一体四商模型中,生产商、交易商、服务商、消费商在同一个生态闭环中各司其职,互利共赢。生产商负责产品研制生产和品控,而消费商也就是消费者通过消费产品的行为产生价值收益,交易商就是包括线下实体店在内的产业码贴码者与传播者,而服务商就是产业码提供服务器的平台、团队或相关运营公司。其中“交易商”是核心,交易商创造产品的交易价值,是实现“全社会总供需动态平衡”的关键。交易价值指的是当交易商持有一种产品在进行交易时,能换取到其他产品的价值。交易价值在一体四商新模型中,是物品借着一种明确的经济关系,即一体四商的标准合约或者智能合约的关系才能够产生出价值。在一体四商中,智能合约是交易价值的原则。一个产品只有在进行交易时,特别是产品被作为商品在经济关系中出售及购买时,才具有价值。交易价值的根本属性是使用价值。使用价值就是物品的有用性或效用,即物品能够满足人们某种需要的属性。

在实践中,码链体系已通过“名电码”,自2020年起,在全国区县一级的城市,成立了“码链商学院”,依托商学院落地搭建了“交易商”体系,如今已经覆盖线下200多万个门店。2021年,又进一步设立了“国际交易商研究院”体系,为“一体四商”走向全球做好了准备。